【专访】空军遗孀「交接」真有其事?《黑猫中队》导演说...

每日家门前的等待,是等一个希望,还是一个没有明天 空军太太的坚忍,是身为女性都该学习的美德,还是如果可以选择,她们是否也想懦弱一回? 导演杨布新花了6年时间,拍摄台湾空军「黑猫中队」纪录片,1960年代台湾空军到美国受训,回国后飞U-2侦察机到大陆执行秘密任务,出去不能讲,回来当捡到,一过台湾海峡,雷达上那颗属于心上人的黑点消失,没有人知道,他们什幺时候回来...或是,回不回得来... 【专访】空军遗孀「交接」真有其事?《黑猫中队》导演说...杨布新导演(右)拜访前黑猫中队第三任队长王太佑(左),回忆叙述勾勒当时情景_宽和影像提供 杨布新说,一开始筹备纪录片时,也不知道会以纪录片的形式呈现,只想着或许有机会拍成电影,一边搜集资料,一边访谈,做着做着,他走心了,这些无名英雄的故事,就这样悄悄地走进他的心里。 谈起拍摄过程的艰苦,杨布新很谦虚,「我从23岁退伍就进入这一行,前面都是为了商业影片工作,50岁之后,因为*沈丽文的书,动了念头。」一开始他也只是想着先找些资料,把教官的访谈拍掉,也没想过要把它变成纪录片,「所以有的时候(画面)光线条件不是很好,但慢慢成形的时候,你要找一个灯光美气氛佳的地方重拍,也找不到当时的感觉了。」 就拿其中一幕来说,U2飞行员张立义教官,1965年执行任务职被敌方打下,跳伞生还后被俘,隔了将近30年,他才又重新被台湾接受,回到家乡。 那日,张立义坐在籐椅上,聊着当年的事蹟,突然间,他从口袋掏出一只皮夹,那皮夹沾染着岁月的痕迹,也像普通人的皮夹一样,放着集点卡、发票,跟一些看起来不起眼的纸张。张立义的双手爬满皱纹,都分不清哪一条是疤痕,哪一条是因年老而留下的,他俐落地从透明夹层中抽出一张,虽有些泛黄,但烫得平整的照片,那是他和太太张家淇的第一张合照,他笑了,就像照片中,22岁的他,初识17岁的张家淇那样。 杨布新说,即便当时麦克风的线头都露在外面,也不可能喊卡再一次,纪录片的美,就是这幺稍纵即逝,可遇不可求。 想到一开始约访张立义,杨布新吃了很多闭门羹,直到有一天他开门,让杨布新进去他家,开口一句,「好啦!随便你们吧!要问什幺就问吧。」杨布新小心翼翼地开始了访谈,就怕惹得这位老长官不开心。 聊到后来,双方都培养出好感情了,某天张立义跟杨布新说:「其实跟你们聊天很开心,但你们走了之后,又剩我一个人,又剩回忆...。」这句话宛如五雷轰顶,让杨布新心里一阵发酸。 花6年的时间拍纪录片,不是一句「勇气」就能解释的,杨布新想着想着,以前当兵3年都在外岛,那是一种没有明天的感觉,好不容易过了1年,猛一想:「妈的,还有2年啊!」他低头傻笑,笑自己的搞不清楚状况,还有满腔热血。 「黑猫中队」的纪录片,会让人想到时代剧《一把青》,但杨布新说,在《一把青》里面,天心饰演的小周,因丈夫殉职,便带着女儿墨婷(温贞菱 饰)交接给邵志坚(蓝钧天 饰)的剧情,其实是不可能发生的,杨布新解释:「那时代的女性少于男性,所以很珍贵,但至于最后要选择谁,是她的自由。」张立义被俘的那些年,他的妻子张家淇改嫁给陆军上校,但张家淇和对方说:「如果张立义以后回来,我会回到他身边。」 说也奇怪,全世界都以为他死了,就唯独张家淇一直相信,她深爱的那个人,还活在地球上的某个角落,不知道是在受苦,还是有了新的生活,总之,只盼他回家。 25年后,被俘的张立义回到台湾,张家淇履行当时结婚立下的但书,和丈夫和离,回到张立义身边,两人把以前青春时没享受过的人生,在短短10年内玩个痛快,到各国去旅游,直至2003年,张家淇病逝,而张立义家中的日曆,便永远停在那一页,再也没翻过。 杨布新说张立义的人生就像班杰明的奇幻旅程,曾经在幼校的那些朋友,还有纪念册上的人是越来越少,本来应该战死的他,却在25年后重获新生,只不过他要面对的课题,已剩下别离。 拍摄期间,张立义也有带着杨布新去探望老友,那天下午,两个老人家共躺在床上,聊着当年的事情,笑得好不惬意。要离开时,张立义跟杨布新说,过些时日他还想再来,「这件事我也一直有放在心上,知道要去做,但谁知道没过多久,有天我去捕拍他的画面,他就跟我说,『那个谁谁谁走了噎』。」 彷彿心脏漏了一拍,「蛤...」杨布新假装淡定,但其实心里很纠结,跟这些黑猫爷爷相处这些年,早已把他们当作家人,只可惜,没能再带张立义去探望老友一次。 历史只能回忆,黑猫爷爷的故事,会留在他们子女心中,会留在世人心中,若没有他们,也不会有今天的我们。杨布新选择用纪录片呈现,不只完整了这些英雄对国家的这份真情相待,也感动了自己的儿女。 谈到儿子,杨布新有些不好意思,「他有时候很会演内心戏,这一个爱唱嘻哈的小孩,那天倒也做了一张手绘的黑猫logo,还在背面写了祝福的话。」 【专访】空军遗孀「交接」真有其事?《黑猫中队》导演说...美国黑鸟航空纪念公园特别开启U-2侦察机舱内给製作团队拍摄_宽和影像提供 只是男儿有泪不轻弹,杨布新不敢将儿子的心意看得太进去,就怕忍不住哭了。只落下一句:「这混蛋!根本是故意的嘛。」父子的感情在心中发酵,无法用言语传递,过去有英勇善战的飞行员保卫国家,现在,更需要有心人来将他们的故事延续,杨布新用当兵两倍的时间,完成了这件事,曾经那种不见天日的感觉,现在换作一道曙光,照亮我们的未来。 *沈丽文为黑猫中队沈宗李教官之女,发行〈黑猫中队:七万呎飞行纪事〉一书。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