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艺女孩专栏》完整回顾农田水利会改制路,如何守护农田灌溉水

《农艺女孩专栏》完整回顾农田水利会改制路,如何守护农田灌溉水

原文发表于农艺女孩看世界脸书,芋传媒经授权转载。

水圳是农田的命脉,回顾近年历史,工业与农业的用水常有冲突。

2012 年,彰化县溪州乡爆发中科四期抢水事件,当时争议极大的中科四期,因长期水源不足、严重抢蚀灌溉水源及废水排放问题,国科会当时已表示光电产业无法进驻,并报请行政院进行中科四期转型,「中科四期调度农业用水工程」也需暂时停工,但 21 亿多的庞大工程经费,却让地方势力、部分立委及彰化农田水利会、伟盟公司无视命令,继续围地开挖。当时南彰化农田的缺水率已高达 48%,彰化农田水利会却让中科四期的输水工程在彰化溪州乡莿仔埤圳持续开挖,引起当地农民抗争。

由于农业用水提拨给工业用,只要农田水利会同意即可,不过卖水获利却不受监督,严重「黑箱」,因此当时环团、民团、社运人士等各界反映,政府有必要检讨与改革农田水利会的编制,开始有了农田水利会改革的声浪。

回顾 2016 年 6 月,立法院针对农田水利会改制召开公听会,当时环团支持「农田水利会」改制为「公部门」理由彙整如下:

1. 反对非公部门管理公共财——水利资源

水是环境重要资源,属公共财,理应由公部门支配使用,才能接受监督不被营私垄断,然而掌理全台农业灌溉与排水系统的重责大任与全台农田水利何等庞大的事业,却交由一个非公务部门的公法人一农田水利会承担,因而衍生许多丰、枯水期之水权调配问题与各方抢水纷争,甚而蔓延成为政治纠葛。

2. 会务人员不具公务员身分不受监督,有权无责

全国有 17 个农田水利会,它管辖的农业灌溉区遍布全台,如此组织庞大的农田水利会不但掌理农田水利事业之兴办与管理,还兼负灾害防救与配合政府推行土地与农业、工业政策等重大任务,然而水利会却只是公法人,不是公务机关,会务人员不具公务员身分,导致其有权无责,不受监督。

3. 任意出卖水权,获利不受监督

农田水利会因拥有水权,故它可以卖水,甚至抽取深层地下水来卖,但卖水收入却不受监督,例如南科一天购买十万吨农业用水,光一天就付给农田水利会 100 万元,一年光卖水给南科,水利会就可赚进超过三亿,公法人任意卖掉公共财的水资源,却因为它不是公务机关,所以不必接受监督,这样合理吗?

4. 土地处置与获利均不受监督

许多农田水利会用地已没有灌溉功能,但土地价值很高,如台北市的瑠公圳,不管出租或贩售均获利极高,然而其土地的处置与获利完全不受监督,所以农田水利会应纳入公部门,公共财的水、土资源利益才不会被少数人炒作与垄断。

5. 因利益纠葛衍生选举操控与政治纷争

农田水利会坐拥广大面积之水利用地与灌溉水权,又掌理全国农田水利事业之兴办,还兼负灾害防救等重大任务,平时可以卖水与出租或贩售土地获利,灾害发生时可以分食大笔救灾、防灾等治水经费,因为不属公务部门不受监督,故可获得的不当利益相当庞大,致屡生组织内部选举弊端,或与地方甚至中央的选举挂钩,影响国家政治生态,也直接间接影响农业与粮食的安全。

6. 无公权力,难以管理灌溉渠道

农田水利会因不是公部门无公权力,无法有效管理农田灌溉与排水系统,致灌溉排水渠道荒芜或崩坏,农民只好自凿水井取水灌溉,使原本己供水不足的问题雪上加霜,加上无力禁止工厂与家庭之废污水直接排入或搭排于灌排兼用渠道,导致农田灌溉与排水渠道及土坏遭受严重污染,危及粮食生产及农作物的安全。(

过去一年的改革事件时间表2017 年 11 月 09 日,行政院通过《农田水利会组织通则》修正草案,将水利会改制为公务机关,未来不再举办会长及会务委员选举,改由主管机关指派。2018 年 01 月 15 日,台大园艺系教授李金龙、积极推动有机农业的明道大学陈世雄前校长,屏科大农学院前院长吴明昌(现为食品安全管理研究所所长)、精通农田水利工程的屏科大土木工程系王裕民主任,以及台大农经系前主任吴荣杰教授等 151 位学者专家连署支持农田水利会改革,当时高雄、屏东、宜兰、石门、新竹、苗栗、南投、彰化、嘉南等9个农田水利会会会长也表达支持。2018 年 01 月 18 日,立法院通过「农田水利会组织通则」修正案。修正内容包括会长及水利会职员準用公务人员行政中立法;暂停原订今年 5 月 31 日 15 个水利会的会长、会务委员选举,延长现任会长任期到 2020 年 9 月 30 日,预计 2020 年 10 月 1 日,正式改制为公务机关。2018 年 08 月 22 日,农委会上网预告农田水利法草案至 10/21 止。对于草案内容有任何意见或修正建议者,可于公告日起的 60 日内陈述意见。预告结束后,将送立法院进行三读通过。2018 年 10 月 11 日,原本表示支持改革的水利会,却有人忽然反口,包括瑠公、七星、石门、桃园、北基、台东、彰化、南投、台中、苗栗等 10 个农田水利会会长,与前任立委陈昭南联名连署陈情书,要求农委会撤下预告公告,认为水利会财产收归国有,有违宪之虞,且水权应回归农民。

一连串改制过程看下来,水圳土地以及农业灌溉水乃国家资源,何以能够当作私产贩卖,侵害农民灌溉权益?且改制前,公权力可有办法介入农业水权管理及分配?目前各水利会分支小组,人力不足,年纪老迈,有些小组长每日要巡视的水圳範围,竟然广达 70 公顷,相当于 3 个大安森林公园,急需新血人力投入,让农田水利的管理更有效率,也更符合公平正义。

农田水利改革这条路,我们一起继续看下去。

 

农田水利法草案完整内容

 

水利会贱卖农水,侵害农民权益的历史记录

2011/10/18 彰化农田水利会、云林农田水利会卖农水给六轻

2012 反中科抢水完整懒人包

 

参考资料:

2016/6/2 水利会黑箱卖农水获上亿暴利,民团要求改成公部门2016/6/2 记者会会后稿2016/7/12 立法院公听会意见彙整2018/1/15 151 位学者连署支持农田水利会改制2018/1/16 9 水利会串联支持改革2018/10/11 10 水利会连署反对修法财产收归国有

如果你也关心水圳:

台湾水圳文化网守护水圳粉丝团

延伸阅读:

  • 《农艺女孩专栏》小丸子的家乡正在吃台湾香蕉
  • 《农艺女孩专栏》美中贸易战,台湾增购美国大豆懒人包
  • 《农艺女孩专栏》台湾 帛琉——刻骨铭心的感情长跑
  • 《农艺女孩专栏》成衣业者,你也懂菜价?
  • 《农艺女孩专栏》雨前造谣到雨后,政治口水比救灾快
  • 《农艺女孩专栏》涨也音宁,跌也音宁?回归市场自由机制啦!
上一篇: 下一篇: